参会嘉宾

我们的故事



这个片子是两年前拍的,大概讲我们从摆摊到开了一个亚洲最大的龙虾馆的故事历程。很多人并不了解我们的故事,今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们在2010年的夏天摆了第一个摊,那个时候很“夜间经济”。每天下午5点半出摊,凌晨4点收摊,完整的夜间经济,每天只能做1千元,陪客人喝酒8个小时,如果不陪喝就没有营业额,坚持了快一年就不做了,因为实在太累了,摆摊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干的事。


后来我们想开一家店,就开了一家小店,这个店就在社区,正是这栋楼的隔壁,叫做人民西路6号,在老社区里开了第一家店。


这个店80平方,一共5个人。 2012年12月开业的,想做小龙虾,以小龙虾称霸世界,到菜市场买虾,那个菜市场的阿姨说“怕你有点宝”,冬天没有是小龙虾的。因为龙虾馆要开业,没有小龙虾,很搞笑。当天我们也没有做宣传,没有跟亲朋好友说,社区、街道,当时的街坊邻居支持我们创业,晚上11点开始,赚了几千元。以社区作为原点,然后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去江西、湖北等各地学习,冬天怎么做小龙虾,夏天做什么小龙虾。后来店里每天排一两个小时,再后来,更不可思议的排五六个小时,那个时候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发达,我们也没有微博微信,还没有网红这个词,就变成了每天忙着排队,做全世界最大的个体户的梦想,因为生意太好了,梦想破灭了,要办公司,把社区的店关门了,因为实在是吵到了社区的邻居,社区建议我们搬个位置,于是就搬到了湘江中路72号,离第一家店不远,生意异常的火爆,这个店非常大,原来是造纸厂,最高峰的时候可以摆150个桌子,一天的营业额二三十万,那个时候觉得发财了,这辈子就够了。


可是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们在这里做生意,找到了心中的价值观和理想,我跟大家说一下。


文和友龙虾馆杜甫江阁店当时创造了夜宵和饭店的奇迹,做了不到三年,我们接到了征收和关店的通知。心里面特别的难过,但是正是因为这种难过,我们才会去发展,所以我们就找离原店500米的地方又开了一家店,两个店都在一个社区,离得很近,当时心里面没有底,到底有没有生意?我们坚持做出来开业,两家店都排队,生意非常好,就开始做各种好玩的事情,从这里开始。从这个店里实现了小小的社区。我是以一名设计师身份加入文和友,做了很多的文化活动。杜甫江阁店没办法继续经营,要搬地方,遇到了非常好的机会,如果没有老店搬迁,也许就没有今天。在长沙海信广场的帮助下我们搬了进来,店共有七层,当时我们跟业主做设计汇报,想把我们小时候生活过的街巷搬到这栋楼里面,一开始他们不理解、不支持,但是我们坚持把这个事情做到了,说服了业主,也得到了区政府和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把这件作品完成了。


把小时候的历史还原,我们不是唐代人、宋代人,对于我们来说,经历过的昨天就是历史,这是我们小时候生活的社区。花了很多的精力,组织上千人来做这件事情,在施工时一天最多的人数可以达到1500人。我是学设计的,于是我就带着我们的团队去踩点,用绘画记录老社区。


我生在西长街,文宾在坡子街。随着家家户户都搬迁了,老社区慢慢的消失了,那时候我找到了很重要的灵感,我希望把我们小时候的东西都收起来,储存起来,用出来。我带队收废品,我当时在公司是废品大王,专门捡别人“不要的东西”。这个故事很有趣,我带着农民工住在小房子里面。前辈们、父母们把曾经用过的东西丢掉,把自己的情感也丢掉,很喜欢丢东西。我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很多关于我这辈人和父辈人的物件。我认为这些很重要,就收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间要做很多的学术梳理工作,我们收集了超过百万件的物件、器皿、家具、照片,把这些物件完整保存在仓库里。用在我们创业的产出物里面,做成我们的出版物。早几天我跟故宫的单院长交流,我认为我们小时候的东西很美,把这些物件做成了很有趣的画册,我们也把它还原在一个立体的空间里面,于是就有了超级文和友。超级文和友就是一个巨大的社区。利用这种手法和装饰以及过程我们就还原了我们小时候的生活场景,找回了曾经被丢失过的记忆。


我们长沙超级文和友,里面有一条街,叫做永远街,我们搬了很多的人进来住,我们搬了很多长沙市的很有名的老的市井小吃进来,从产品到人,有东瓜山香肠,也有茶颜悦色,还有桌球店、洗脚、洗头发的,大兵老师的剧场,书店,我们也会和县一级的市一级的政府合作做特产项目,比如望城荷花虾,宁乡花猪场……


后来我们去了广州,我们想证明自己,想证明我们做的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最开始做广州的时候觉得肯定会失败,但是我们做出来了,还是坚持做出来了,花了两年,然后还是成功了。这个是我们的美术团队。


我们必须要有灵魂,长沙超文里做下河街凉面的,是一家三代,这样的家庭在超文还有很多。我们店里有一些原来这个社区的老居民在我们店里工作。长沙超级文和友有位常哥,六十多岁了至今还是单身,常常跟洗菜的阿姨谈恋爱,他在这里工作、生活,有了一点点的城市归属感。我们从社区出发,努力把每个人的故事都点亮。


人文方面,我是一个伪文青,喜欢文艺,经常搞文艺活动,我们经常办展览,办了很多的展览,各种各样的代表长沙的展览,也有我的艺术家好朋友的展览。《小街小巷小人》是一个绘画展览。我们把自己的店内的空间当作是我们的美术馆、博物馆,不会当成一个饭店,我们认为店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媒介。我们会不定期举办与在地文化相关的展览,我们认为每年举办几场展览是我们的社会责任。去年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和腾讯大湘网一起举办了《长沙本色》摄影展览,记录长沙的城市变迁。我们也办过《中国记忆——玛格南大师原作展》,做一些出版物。我们去广州,也联合本地的团队落地了与粤语相关的语言展览。我们有自己的小小的美术馆,叫文和友美术馆。在这个小小的美术馆里,我们办了很多的现代展览,收藏分享一些我们喜欢的作品。坚持从“市井之道”出发,扎根在在地文化与城市性格,是我们办展览的初衷。


我们会录制一些传播城市的视频,比如音乐MV、美食纪录片、城市宣传片……现在播放量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大家都知道湖南是娱乐之都,长沙也是著名的媒体艺术之都,我们会利用这些资源,从自己的角度推荐长沙。我们会把我们的小龙虾、臭豆腐带到全世界各地。我们去联合国的时候,把最具长沙特色的食物推介给大家,深受好评。在纽约的中央广场15块屏都是我们的视觉画面。央视新闻、人民日报、湖南日报等等媒体朋友也常常照顾我们、推荐我们。每年我们都会因为人流量太大上新浪微博的全国热搜。


今年疫情对我们的打击是巨大的,全世界都按了暂停键,但是我们不能忘记作为一个企业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我们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来自株洲中心医院的王医生在防护服背后写“想吃文和友小龙虾”,他是湖南省第一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队员,我们看到之后非常感动。于是我们连夜准备了一批口味虾,与高铁站联系好,和湖南其他几家餐饮企业一起,把长沙的美味送到了湖北。第二件事情是春节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得知长沙很多医院的食堂无法正常开放,用餐是个大问题,于是我们每天都加班加点给长沙的十几家抗疫医院送免费的便当。第三件事情是抗疫有了阶段性成果,我们可以慢慢开始经营之后,我们联合湖南省卫生工会工作委员会,请所有抗疫英雄全年免费吃虾。有位医生曾放话说“我要吃垮文和友”,我们觉得很开心,大家能够一起吃饭喝酒开玩笑,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微博有非常多关注我们的朋友,我们也常常思考在这么大的流量下,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我们会整合发布长沙、广州的游玩攻略,以后还会有别的城市的内容。这些推文很受市民欢迎,单条阅读超过2570万,转发4万多次。我们也会作为媒体公司拍摄小吃店的故事,配合很多的艺人拍摄宣传片。去年去了柏林的音乐厅拿了红点年度最佳。


我们从小摊变成个体户,从个体户变成企业,又从企业变成了有一个有思想的组织,这很有趣。


超级文和友有三个维度的价值:用户、商户、城市。给用户提供一个解决孤独、获得快乐的场所。许多人在超文用餐、社交,在这里获得相处的快乐。有超过100对的年轻人在这里谈成恋爱、求婚成功。为商户解决生存问题和传承问题。长沙和广州都进驻了许多有态度的本地老字号,他们在超文经营生意、延续发展。最重要的是城市价值,超文的存在是在传承市井文化、保留城市烟火气息,我们希望为长沙,为更多的城市,建造一个市井博物馆。


我们这个小小的组织一直坚持创造、原创和分享的机制,在这个平均年龄25岁的组织里,1989年的我已经很老了。

上一篇:数字经济助力夜经济发展 下一篇:2020年夜间经济发展监测及典型城市案例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