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会嘉宾

数字经济助力夜经济发展

今天非常荣幸到长沙来参加这次的峰会,也是因为参加这次峰会,我才我们知道我们都爱吃的文和友最初养猪的。


从2011年到现在文和友一路走来,代表着我们过去几十年里面各个地方的夜间经济,当地的从事商贸业的从业者们一路走来的故事。也在这种故事底下,我们试图重塑经济的角度看看数字技术为大家产业的发展能够对每个商家的发展,为每个小店遇到自己喜欢的客户,让每个消费者吃到你喜欢的食材,能够做什么样的贡献和支持。


刚才因为陈总,各位嘉宾做了很多的数据分析,我们在数据的基础上得到什么样的结论?能够在结论上实现我们的目的。


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夜经济中心城市所在的现状

二、现状是这样,后疫情时代,已经有这么好的城市,下一步在哪里?大家的空间在哪里?

三、在这个空间里面数字经济能够做什么?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面其实就像超级文和友、茶颜悦色,各个地方很多的夜经济、消费街区一样,基于今天的区域经济快速发展,人民消费水平提升了,有更多的钱做消费。同时人们对整个的消费,基本的生活向增长生活。


我的同事就看到的数据,云阿里是一个大的经济体,从电商、金融、物流、今天的支付,从大数据的各个角度来讲到底今天所谓的消费者中心城市,夜间经济的中心城市有哪些类别?大概的框架跟大家说的差不多,但是会有一些细节上的角度不同。大家会看到整个消费的中心城市分为三大类:


1、北上广深,这一批超一线城市,基于整个大的2千到3千万的人口,所以整个消费体量,不光是夜间经济,制造业等都有靠前的技术。在后面我们基于夜间经济对这个城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割裂开一线城市之后看到鲜明的特征,我们在今天的长沙、成都、武汉,杭州、西安、济南等这些城市在整个的数字经济里面夜间经济为他们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支撑。


这种支撑,我们分为三四个角度来看:


第一,整个线下的场景来看是逛,夜间经济首先有地方去,基于高德底下的社区统计和分析,在头部商圈的集聚地来看长沙排名第四,成熟程度成正比相关。最典型的数据中国一直讲一日三餐,按照消费的比例变成了一日四餐的状态,四餐,头部的城市,深圳、北京、长沙,第四餐占到了全天消费餐饮的一半,47%左右的比例。


第二,购,我们今天直播的带货变成了夜间消费的很重要的场景,因为传统的商贸、服装这些方面的店铺其实在网上,在9点、10点以后开业不多,更多的其实是餐饮是今天的消费、娱乐,中国人的消费很明显,大家慢慢的从整个消费的时间,从6点,原来是假期,假期后来慢慢的大家的消费放在周末,周末之后会放在晚上,整体的消费的时长在向晚上做延展。整个直播带货变成了夜间消费的很重要的场景。为什么说重要我后面具体报告。


差距最大的是什么?在娱上,文化娱乐,大家可以看到商圈的差距大一些,餐饮不大,文娱这块城市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娱,娱乐的产业今天在一线城市,东部沿海城市有很大的原因。


这四块是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消费中心城市,夜间经济中心城市当中各自的特点和布局。


从最后的结论来看整体的数据维度拉下来,这个数据干什么的?这个数据是我们拉了一下2020年的现在与去年同期相比,每个时间段上消费的增幅,增幅最大的是9点之后,9到11点比去年同期实现了快速的增长,是加速的状态,后来随之向后做延展,在今天传统的6点钟消费其实是在下降。今天为什么大家在意、重视今天的夜间经济,也是大家坐在这里的原因。


中国的夜间经济有很多的标杆,针对长沙的情况单独做一个案例做了一个拆解和分析。


长沙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数据,长沙的夜食的活力排名第四,餐饮抗冲击性排名第四,夜宵冲击最大,但是长沙的餐饮恢复上面排名最前面的,我们试图深度分析,包括这几次到长沙来看,我们看的图片到现场找到的答案,在其他很多地方去看夜间经济,外地人口来得比较多,夜间经济更多的是9点、10点,10点以后是外卖。长沙12点各大街区依然人来人往,大家都在吃吃喝喝。在整个消费的场景里面长沙有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特色,本地消费,夜间经济本地消费占比很高,最后形成了长沙的文化,长沙人大家喜欢在晚上出来去消费,喜欢交朋友、聊天,哪怕不吃东西。在这样的场景之下,我们看长沙与其他的城市所特别的一个地方。


第二个地方,文和友的翁总,在这个过程中有两件事情,一个是非常快的形成带有长沙特色的IP,IP很重要,IP代表了大家对这座城市的夜间经济的认可。为什么我们认为IP很重要?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茶颜悦色最早卖奶茶的时候,最早印象是什么?最早的印象是看?每次去买茶颜悦色的时候拿一张纪念的卡,会收集,各种各样关于传统文化的,文和友更不用说了,建筑的搭设与文化紧密相关,所以引发了消费群体的共鸣。为什么这件事情在长沙夜间经济变成了一个,不是阶段性的工作,不是我做什么专题事项,而是成为城市气质的一部分,与城市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夜间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长沙的刚性需求。如果在其他的城市讲夜间经济可增长可下降的一个软性需求,今天的长沙,不管外部的环境怎么样?都做刚性的需求。但是刚性的需求在不同的城市都是有体现。刚才我们所说的西安、成都,大家的路径不同,但是大家今天有夜间经济产生了独具特色的绑定。这种绑定在今天这个时代机会在哪里?我们看了一下,今天最大的机会,今天是整个在疫情双循环的情况之下,大量的国际消费转回到国内,国内的消费会增加。存量都是已有的,最重要的是增量在哪里?这是在未来最重要的增量之一。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疫情之前中国在海外消费、旅游消费的数据,去年1.5亿的人群,一万亿的消费在海外,人均消费6666,对于中国任何城市任何的产业有非常大的助力,这些消费的力度本身要释放出来的。今天在哪里释放?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释放?是否可以很好的释放下去?这是今天讨论双循环,在双循环之下顺利的去承接,这是很重要的切入点。


具体要再拆解,这一轮消费有什么样的具体机遇?


第一,打开了今天夜间经济的一个大的空间,包括国内的消费的空间,因为在这里面我们今天再看,过往的夜间经济其实更多的是本地人在本地消费,主力是本地人在本地消费,本质上是自己内部的消费动力在本地的释放,有一个天然的天花板,如何通过旅游,如果通过文化、IP把这些人引入到长沙来,能够引入到成都,引入到西安,这是外来流量的重流入,对当地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夜消费的发展变成极大的动力,有外水才会活。这个是未来2.0阶段,这是夜间经济的外循环。


供给端的提升,原来讨论夜间经济,大家说换一个吃烧烤,这是什么概念?同质化,十年前做的夜间经济是什么样,今天还是这样,国际的消费本来就是国内消费升级之后到国外,现在迫不得已走原来的路不现实,如何承接消费?倒逼今天国内的夜间经济和业态的场景,自我去驱动,做迭代和提升。文和友原来从一个小店铺,个体户卖小龙虾,现在变成文化,变成各种各样的体系,变成亚洲最大的龙虾厂。这次的回流极大推动各个地方的原来的夜间经济的消费业态主动提升。


第三,催生新的业态


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整个在消费回流过之后,当大家有了市场,当大家有了买家,卖家围绕大家的需求去诞生新的业态,这种新的业态在今天90后、00后,还有各种各样的场景,内驱动力做提升,真正对于消费者来讲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这波的消费输出,到哪里去?出现新的城市,出现一批新的中心,会出现一批新的节点。国际消费本身,海外消费本身是国内消费的升级,所以回来的时候传统的中心的城市,传统的亚洲,传统的旅游城市对大家的吸引力不大,大家需要感受新的东西,我去花费的时候,去感受一些我没有感受过的东西,没有感受过的事情就是我们到了长沙,12点街头所感受到的,这是我们没有感受过的,这是今天对于长沙,包括成都,对于西安,各种各样的有自身特色的夜间经济的城市来讲,其实是对这批消费者最大的吸引力。这些东西是在今天的超一线的城市,还是传统的旅游城市不具备的。


如何承接需求?有很大的问题和压力,竞争的同质化,包括消费升级,我们如何做满足?今天以夜间经济的切入点,夜间经济是一个行业,通过夜间经济对城市的产业有带动。


在快速的产业的发展之中,政府能够保持一个有效的治理和快速合理的推动,持续性的发展。


有各个事情。

第一,当这个产业达到一定的规模,对社会治理、城市治理带来极大的挑战,我们如何做未来的规划和评估,这是很重要的概念。就像一个陌生人到长沙,坡子街还是其他的任何的步行街区,没有太大的区别,我认为政府的定位,如何通过背后大数据的分析,产业的分析,对今天整体的街区的定位,包括景区如何做区分,做产品的分层,满足于今天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包括今天在不同的街区定位底下公共设施、产业政策、商家的政策如何做配套和保障,基于大数据的角度上在未来是一个很好的结合点。


第二,整个消费的丰富度、供给的丰富度,夜间经济在今天的市场,夜间经济是日经济对晚上的延伸。夜间经济2.0的发展来讲下一步马上会面临着大家为了夜间经济而来,我如何把夜间经济带来的人流退回到日经济。西安有长安十二时辰,衣食住行娱乐各个方面结合起来,反过来告诉他白天到哪里去玩,这件事情是反过来突破时间的限制,吸引人群到白天消费,各种各样的配套产业形成一整套的我们可以理解为网红的打卡点,晚上10点到文和友打卡,有更多的打卡点告诉他们白天到哪里去打卡。


第三,空间上的突破,在技术底下,大家会花两天的时间到长沙来玩,玩过之后,我走过之后与长沙是不是关联,通过电商,通过直播,通过文化品牌商品做连接,让大家走了之后还买东西。定期到网上去买茶颜悦色的茶,桃子味很好,所以在整个的夜间经济中心城市的独特IP的产品,通过直播,通过新兴的渠道,突破区域空间的限制。在这个基础上解决刚才的问题,我们所说的数字经济如何助力夜间经济的升级,有两件事情很重要,一个是商家的线上转型,二个是政府的科学决策。数字经济作为一个很好的支撑点。


消费经济、服务业数字化的比例,服务业经济占GDP过半,服务业的发展很重要,但是整个服务业的数字化的比例还没有超过20%,什么是服务业的数字化,如何实现数字化?与政策的支持来自于政府,主体是商家和行业,我们所擅长的是通过对街区、步行街商圈数字化供给,文化的数字化供给,线上线下的造节和今天普惠金融对中小商家的普惠金融,实现经济的拉动。


我们如何看待商家的数字化升级?从金融,从电商,从娱乐,从各个方面的角度,从前台帮助商家改变消费信息和交易系统,帮助引流,客人到店里来,基于高德,基于配送。后台人在这一轮的双循环过程中人的培育,决定这个系统顺利升级和培训的重点,交流、人才,各个方面把后台的人才培训和交流系统做改变。


改变之后把商家再从前面的营销、中间的推广、交易、后台的迭代,链条数据化之后很好的和今天在夜间经济相关的创新的产品和服务商圈、市县广联。在广联化通过商圈、小吃、服务、品牌,包括娱乐、直播,因为所有这些东西市场有很多不错的平台,它的能力需要有接口,接口就是今天所说的线上商家的数据化,为什么是这个过程很重要的部分。


从另外一块来讲,接口之后可以实现本地的生活三公里幸福的生活圈。当你到长沙之后,所有的周边西域、足疗、上门服务等,不管到店到家、私域、公域,外地人到长沙来的人享受本地的生活,享受本地生活作为一个外地来人很难像老长沙人知道那里好吃那里好玩,没有一体化的流程。所以在这个场景底下能够在未来让所有的外来消费到长沙,到西安,到各个夜间经济的中心城市能够承接的原因,到最后形成对今天社会治理而言,政府的科学化决策,公共设施的配套决定了今天整个大的产业结构的合理化。

到最后基于前面的数据的存流结构分析,形成数字生活的大图,这张大图可以看到今天在哪一个街区,夜间经济人流来自哪里?消费水平上升多少?存在的问题在哪里?针对性做决策。昨天开研讨会的时候张部长提出夜间经济的未来发展,中国的老人有2亿,这本身是一个庞大的体量,我们要不要在新的夜间经济的迭代里面为这些人做考量。这些事情在后台的结构里面清晰判断到底今天有没有到这个阶段,还是说以20岁的年轻人为主,还是30到40岁相对成功的中年人为主,而是今天的特色吸引了很多的老人,和其他的城市不同,这些人到哪里去?到坡子街还是文和友?老人集中的地方做各种各样的配套设施,做规划,做调整。


为未来的长沙,我们希望在西安、成都用数字经济做月光,让世界没有难做的生意。

上一篇:新消费+高品质,助力国货到国潮 下一篇:我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