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会嘉宾

盒马立足在线经济,助推企业数字化转型



今天被邀请来分享在线经济,在开始之前已经有很多人在问我们什么是在线经济,开始这个话题之前,我先用另外一个印子开始今天的分享。我相信在疫情期间,大家大概率会听到一个词,叫做不确定性,因为整个疫情给全国乃至全世界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作为我们一般的消费者,我们可能面临着突然之间因为每一个社区疫情的爆发,或者每一个城市疫情的爆发,我们不能出门,甚至不能买东西。对于政府来说,因为疫情的冲击,经济的发展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另外作为政府也会担心到整个老百姓的健康、生活的保障等等一系列的供应,都面临着不确定性。


最后对于行业,对于供应链,我们在疫情期间盒马生鲜一方面消费者说买不到菜,买不到肉,在那个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我们日常当中,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很多东西在那一刻都显得弥足珍贵。同时间有很多农业基地、农民,他们会发现他们种出来的很多产品找不到销路,形成了很多的商品积压。所以不确定性贯穿了疫情的整个主题,我们阿里巴巴盒马也在思考,怎么样为我们的消费者,为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产业生态能够带来一定的确定性。我相信整个疫情其实有一个很大的改变,对消费者的整个消费场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像刚才的钟老师分享了,人是社交动物,在疫情期间人都不能出门,家变成了更高频的消费场景,所以我们会发现推动了很多在线经济的发展,包括我们的在线教育。


我相信今年我们集团里面其中一个BU,钉钉,所有的小学生都去投诉了,都去给差评。第二个,我们有很多在线的消费,网络直播在整个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大家不仅仅能够在上面有一个娱乐的时间,也能够买到商品。还包括在线的健康,也包括以盒马生鲜全渠道的零售,我们认为整个疫情是推动了传统的行业往全渠道的发展,我们也会发现在整个疫情结束之后,但凡那些本身就已经具备全渠道的属性也好,或者说企业在整个数字化改造做的比较好的情况下,在经济恢复里面是做的比较好。我们认为在线经济就是通过新的技术对消费、生产、服务界限的壁垒,打破后重构了生产关系、生活方式以及整个产业链的形态。


在在线经济里面我们认为有以下几个驱动的因素。


首先我们认为整个技术的驱动,包括大数据、互联网、5G技术、AI技术,我们认为它充当了整个在线经济的基础设施,有了这个基础设施,才能够让今天不同的行业,未来能够有机会去构建一个大的在线经济的生态圈。


第二个,有了基础建设,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需求。这个需求来自于消费者,我们看到随着整个消费升级之后,其实现在的消费者需求已经不仅仅是局限在过去只是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或者生活需求。现在消费者在品质上面,在便利性上面,在灵活性上面,比以往有更高的要求。可能过去,对于我自己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我们过去每一天,我爸爸妈妈总是对我今天回不回来吃饭这个事情特别的纠结,因为他认为我不提前告诉他要不要回家吃饭,他就不好去买菜,不好去准备,不好去做饭。其实反过来,今天的社会生活、工作生活里面,我们会发现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说不定我可能上午决定要回家吃饭,晚上就不会去了,所以便利性、灵活性充斥着消费者生活的需求。在这个需求下,结合技术,我们认为在线经济是能够很好的吻合到消费者新的需求变革。


最后,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我们认为是政府的驱动。因为大家可以看到,整个中国物联网的技术发展,在过去这十几二十年发展的这么快,这也跟整个国家的政策、资源的投入有密不可分很重要的因子在里面。


我们认为整个在线经济的本质是什么呢?我们认为它是一个发展的历程,这个发展历程是怎么样的?最早的时候,最开始的互联网技术,随着互联网技术在更多领域的应用,特别是在通讯技术、AI,包括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慢慢进入到这些技术领域之后,我们会看到在很多传统行业中,包括现代生产工业、现代制造业,在我们办公、教育,以及金融领域,还有文旅领域,以及出行领域,因为这些新技术融入之后,我们会看到这些行业跟新技术融合,融合之后产生新的业态,跟新的行业发展的趋势,这就是在线经济发展的循环。


盒马鲜生也是一个新的经济产物,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我们也是衍生于一个传统的零售,只不过在新的技术应用的场景下,从传统零售的单一渠道,慢慢演变成今天的多渠道、线上多领域,以及能够给到客户线上线下多场景的综合新零售的载体跟平台。以上这些关于在线经济我们是怎样理解跟演绎。


盒马鲜生从2016年到现在在线领域的历程,我们会跟大家分享一下,盒马鲜生怎么样从选址到用户的运营,怎么样结合数字技术、新的技术,以及我们对整个消费者的洞察,做到今天这样子的一个状态。这里面有很多是传统商业的,过去我们开店最重要的是什么?选址,以前我们选址是依靠我们的经验,这个商圈不错,客流不错,所以我们觉得在这里开店是能够有生意的,生意会好。但是我们会发现商圈的变迁比很多国家跟地区都更快。第二个,如果今天我们开在新的区域,新的购物中心,你没有历史的参照,没有历史的品牌数据和消费数据给你参照,你怎么判断这个地方是不是可以开店。盒马我们就是利用IVS的定位,我们能够通过点位、消费偏好,以及用户画像的分析,让我们更精准的找到我们的定位。


同时我们区别于传统电商,传统电商是海量用户、海量商品的匹配关系,很难做到快速响应。虽然今天有很多的中心电商在物流网络配送已经非常发达,但是在生鲜这个领域,传统的电商很难满足到这一部分。在过去比较早的时候,在2017、2018年的时候,除了盒马还有很多的传统零售商开始他们全渠道的业务,但是这种零售商做全渠道业务的时候会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他们商品的信息也好,商品的库存也好,跟消费者的互动很多时候这个服务没办法得到很好的满足。我举一个具体的例子给大家,假设我今天晚上需要回家做饭,我只是想做一个西红柿炒蛋,再蒸一条鱼,比如说我打开一个渠道的APP,最后我收货会出现什么情况?有可能我拿到了西红柿没有蛋,因为我蒸鱼要葱和姜。对于我来说我这个晚饭没有办法做下去,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我们在做数字化改革的时候,有没有把用户、商品全面做数字化,能不能做到实时的共享,在一个门店线上线下能不能打通,让最后用户手上拿到的商品跟他的预期是能够符合的。


刚才我们说了基于IVS也好,或者是基于门店的改造,在盒马整个发展历程里面,我们做得最透彻的一点就是把传统的零售行业,整个业务链路做了数字化的改造。我们首先是从用户端到经营端,到供应链端,到末端的配送。首先我能够识别到我的用户,今天盒马鲜生在长沙,我是能够很清楚的知道门店周边三公里哪一个小区拥有多少我的目标用户,他们的偏好是什么?举个例子,我们今天在长沙我们会看到,大家都知道长沙人吃辣椒,在盒马体系,辣椒无论是品种也好,还是数量也好,是最多的一个城市。但是我们会发现原来盒马周围的客户,除了小米椒,本地辣椒他们更倾向于浏阳的本地辣椒,这样我们能够清楚知道客户的需求是什么,因为这样子才能够去重构整个产品池。


第二个,对于用户,我们在管理里面也能够清楚的知道,比如说我们要做到30分钟送到客户手上,这其中也包括拣货。让我们的员工能够在10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够完成商品的拣货到打包,最后配送到客户的手上。刚才说了整个业务链路的改造,因为这个数字化的改造,因为我们对用户的理解,这也是推动前端供应链做出很大的改变。作为一个传统的零售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商品的采购来源不只是品牌,如果我们今天是做包装食品,我们可能就跟我们的供应商,跟一些厂牌直接去合作就好了。但是作为盒马鲜生,大量的是一些生鲜食材。过去我们只能在批发市场,能买到什么是什么,今天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无论是用户的偏好也好,需求量也好,反推给供应链,我们需要多少产品,需要多少供应量。


同时我们不仅仅只是把需求量倒推,我们也帮助他们改造,我们把我们的数据、把我们的技术,把我们的农业生产环节,从原来的非标准,帮助这个行业进行标准化的改造。让今天的养殖户能够知道这个猪应该投喂多少饲料,怎么样去饲养,同时我们知道消费者是希望膘多一点的,还是瘦肉多一点。同时我们还要把我们的技术输出到国外,帮助贫困国家的辣椒销往到盒马所有的渠道里面去。这样子的一个改造,我们能够反哺给到供应链,基于消费者不同的场景,我们已经有了更多的业态在里面,对于一个传统行业来说有一个难度,一个单一的企业怎么管理这么多的业态,这么多的供应链,需要我们一个油性化的组织。今天我们通过垂直化的商品,跟供应链体系匹配了线上线下多渠道跟多域的流量做整合全渠道的销售,背后支撑我们的就是我们通过一些新技术、数字化,以及系统化的工具,让我们能够实现油性化的组织。今天我们盒马的一个系统,不仅在盒马应用,我们也赋能给到了大润发、银泰(音),帮助他们提升了线上的比例,也提升了他们整体的业绩。


最后,我简单做一个总结,未来我们相信,在盒马的推动下,我们会实现整个产业互联网跟消费互联网双网的融合发展,我们通过往前端,刚才介绍到的,通过订单的种植,通过生产技术的技术化,帮助到前端的农业基地、生产基地,形成产业链的互联网化跟现代化,通过物流体系触达到目前的多渠道、多业态的消费互联网。两个网形成一个真正的生态圈,以上就是我们对在线经济,以及盒马在整个在线经济里面我们是怎么样推动发展,以及我们例子的分享!


上一篇:品牌元年和新消费文化崛起 下一篇:玩转视觉营销,助力品牌流量变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