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会嘉宾

城市夜间活力评估与规划路径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荣幸这次可以来到长沙和大家聊聊城市里面的夜生活,以及我们在做什么样的事情。

    

首先和大家做一个介绍,我来自第一财经的城市研究所,我们这个团队在长沙很熟悉,因为新一线城市的概念是我们团队2013年开始提出,并且2016年至今每年发布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提出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是“新一线”的排名,我们是每年通过超过20家互联网公司提供的大数据,以及170家商业品牌的商业大数据一起联合制作的通过城市大数据为城市进行综合评价的指标体系。


在城市的大数据研究领域来说,我们也探索出一条新的可以为城市的发展和未来的路径选择提供一些研判的支撑。在这套榜单里面,每年都有一个指数,就是城市夜间经济的活力指数,通过这个指标,我们其实综合了城市和夜经济业态相关的特征,评估出每一个城市的夜间活力到底如何,以及整个城市能够为夜间活力提供什么支撑。所以我在这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研究路径。

    

说一个背景,在去年起我们承接了上海市的夜间经济专项规划,这份规划应该在今年年底之前发布,它也可能是中国目前唯一一个或者是首份能够对夜间经济进行专项规划的一套思路和研究方法,所以我们在这当中也是提前和大家透露一些我们的研究路径,我们也希望可以和更多的城市去探讨如何去评估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以及如何规划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

    

首先我们简单定义一下夜间经济。因为夜间经济其实是很多大家挂在嘴上觉得非常通俗,而且从字面意义上可以理解的一个词,它确实很简单,就是夜晚的经济生活。具体来说,我们要研究它还是要给它分层级,了解它不同面向的指标应该怎么构建的。首先最简单从时间来看,对夜间经济有很多分发,通用的是从晚上的6点开始计算,其实对大部分中国城市和生活,晚上的6点才是一天生活的真正开始,因为白天大家基本都在工作场景里面,所以我们其实在国内场景里更多是探讨深夜经济,把深夜经济作为中国城市夜经济的特色载体来进行提出。

    

从业态来讲,大家非常熟悉,现在每个城市都在提夜食、夜购、夜娱、夜游等不同的业态,给夜间经济提供了非常丰富的活力,也构成了最重要的经济或者消费的载体。到底谁在参与夜间经济的活动?很典型的是一切为二来看,首先是城市的本地居民,他们每天晚上都对城市的夜间消费产生更大的需求,同时这个层面更加拉宽它的高度和想象空间的还有一大群来自外地的游客,尤其近两年受疫情的影响,国内的市场进行了充足,很多客户原来在境外消费的游客回归到了我们国内的城市和比较有意思的城市进行夜间打卡,他们带来了一些活力,对城市夜间活动的繁荣也提高了水平。


现在的夜间经济是全年龄层的,我昨天晚上体验了长沙的夜生活,很吃惊,路边的大排档很多人,深夜还有年轻的夫妇带着很小的宝宝出来玩。而且现在的夜间经济也有很多老年人银发族也参与其中,他们也参与到很多夜间的休闲娱乐活动当中,他们也带来了对夜经济很多需求新的提升。过去我们认为夜间经济是年轻人的夜间经济,现在我们认为它是全年龄层的夜间经济。

    

同时我们发现综合来说,从消费者参与的过程中,夜间经济是一个多元的综合性的需求,它完全不输于我们认为的整个全时段的经济,因为它当中,它结合了不同年龄层,结合了来自不同区域的这些人的需求,也结合每一个人方方面面现在在消费提升对自己的夜间文化生活精神层面上的需求,它的综合性非常强。

    

从空间来看,现在的夜生活越来越成为一个爆款聚集的状态,夜间经济它对于人的空间移动的动力不是很大,但是它能在某一个区块上的聚集的活动密度非常高。所以现在在很多城市里面,包括我们在上海做了很多数据研究,发现城市里有一些夜间经济的聚集区。如果不是核心的区域,它会在周边形成区域的夜中心或者是区域的地标。从区域上,夜间的各种资源的集聚带来可以夜间经济被规划的可能性。

    

从整个理论链条,整个中国的夜间经济经历了1.0到2.0、3.0的迭代版本,最早的夜间经济是地摊或者是夜市,它有很强的烟火气,街边的美食,大家一起摩肩接踵的人流流动,这些场景是最早我们印象当中的夜间经济。到2.0版本,其实随着整个城市里的商业繁荣逐步兴起,我们会发现夜间的消费不仅是在户外的空间,在马路边上,它开始融入到所有的商业业态的场景中,更多是聚集在商圈里面、综合体或者是餐饮聚集地,也可能是在一些娱乐的地点场所,或者是一些文化场馆里发生。


最近几年出现的是夜间经济的3.0版本,是2.0版本的更强升级版,是综合的集聚,所以出现了真正的夜间经济的商圈、街区,包括会运作很多的节庆赛事这样的节事活动,来丰富整个夜间经济容纳的元素和内容。同时我们会强调在夜间经济里面的体验,它的新型的综合的让大家觉得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体验效果。

    

所以通过夜间经济这几年的迭代升级,作为一家城市大数据研究机构,我们试图是不是可以用大数据去测量城市的夜间经济?因为每个人作为夜间经济的参与者,他能够get到的夜间经济非常个体,而如果从数据角度,我们可以对城市里面的夜间经济图景进行一个很强的衡量。这次来到长沙,因为数据的研究需要做一个比较长周期的准备,所以我们并没有办法在很短的时间给大家做出一套长沙的夜间经济案例,我这里拿以前做过的案例进行分享。

    

这是我们对上海夜间餐厅分布的点,细致的程度是每一个小时截一个截面,看晚上8点、9点、10、11、12点之后还有哪些餐厅在城市开着,颜色越深的地方餐厅的密集度越高,深夜24点之后,深夜的夜宵餐厅还营业的部分在这里(图),城市的夜间经济随着深夜越来越深,逐步收缩到城市的中心圈,外围是有减淡的趋势。尤其作为餐饮,它可以告诉我们夜间经济的集聚区应该要从餐饮门店依然能够在深夜活跃的区域挖掘出来的,这里有个比例,比如在上海,9点后还开着的餐厅占比达到50%,晚上12点之后还有30%,整个城市有丰富的夜间活力可以挖掘。

    

另外看酒吧,大家认为非常典型的夜间经济的业态,因为酒吧几乎没有在白天营业的。一线城市的酒吧,成都是大数据测量下来最近几年中国酒吧最多的城市,酒吧的集聚比餐厅的集聚更多,颜色深的地方面积更小,深度更亮了,在这种典型的夜间业态它的集聚分布情况下,很简单的,酒吧聚集的地方是一个可以拿到顶的需求,这些酒吧在一起,它才能形成一个好的夜生活的氛围。所以从这个数据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酒吧集聚区都分布在哪里,它们在哪些地方是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环境,都可以对城市的夜间空间进行衡量。

    

这里是一个24小时便利店的分布(如图)。很多时候我们会太强调于夜间经济的体验,它的活力的部分,但我们忽略了夜间经济它其实需要很多看上去比较小但又非常重要的配套,比如夜间的24小时便利店。过去我在北京和上海都有生活的经验,来往也很密切,但是会说上海的晚上24小时,深夜的时候你走在街上很容易看到一家24小时便利店,而且夜间的便利店带给你一种安全感和幸福感,便利感不说了。


而北京因为它的便利店数量相对少一些,而且密度也低一些,会觉得晚上是不是要找一个方便买东西的地方,或者夜间有一个临时性的需求,还是比较困难一些。但是其实北京和上海都不是中国城市夜间便利店最发达的地方,在中国便利店业态最发达的地方其实是在广深,它们的晚上几乎广州和深圳的夜间24小时的便利店覆盖全城,而且非常方便,因为城市本身街道更窄,密度更高,这里可以感受到它的便利程度,这对于城市的深夜运营来说也非常重要。

   

另外我们也结合人流大数据看一座城市大家在哪流动。夜间一个是工作日的夜间和节假日的夜间,节假日的夜间客流一定比工作日高很多,这上海的夜间的节假日,中间有比较浅的颜色区域是历史文化保护街区,相对比较静,人流量相对低一点,然后工作日的客流量和节假日的客流量也有非常明显的区别。我们分析24小时的客流情况,对于人流数据的筛选,更能体现人们去了哪里,他们在哪里消费,在哪里驻足,他们需要更便利更综合性的有体验性的夜间经济的场景,这些都可以通过数据判断。


基于这些数据分析,我们每年都对夜经济的指标进行更新迭代,酒吧的数量、夜间电影的场次,比如城市的公共交通的服务,公交和地铁,加上抖音的夜间打卡数量,比如夜间的手机设备在线上的活跃程度,还有夜间的灯光强度,这些数据统和起来,对于中国所有城市的夜间活力进行评估,对数据特征展开分析,告诉大家夜间经在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个性的面向,每个城市的不同夜间经济的指标能够反映出这个城市的夜间经济有什么特色和特点,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


比如我们还聚焦过夜间的夜游活力,在夜游部分更多是聚焦于城市的外向服务的能力。我们比如更聚焦在夜间的景点,夜间景点的开放程度也决定了城市的文化程度,传统景点大多是白天开放的,基本四五点就闭门谢客了,或者晚上六七点是极限,但是现在博物馆这些,还有江边的夜间游船的场景,能够给外来的游客带来更充分的关于这个城市全方位的体验。


所以现在夜游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环节,还有夜间演出的数量,还有酒吧,我们特别强调了Livehouse的数量,这是年轻人受欢迎的夜间娱乐业态分布的情况。这两年,我们发现在夜间娱乐里面,脱口秀这种新型的业态增长非常快。甚至在我们的数据里面,带来了2020年的整个数据体系当中,夜间娱乐场所在很多城市有一个两位数以上甚至50%以上的数量增长,这些新型业态的活力增加它其实在传统的酒吧、KTV这些纯娱乐的地方之外,它是相对偏文化的场所,是一个业态的供给,也丰富了不同人群对夜间的需求。还有夜间展览的数量、夜间电影的数量,我们做了一个城市夜游指数,是对外的夜间经济的服务能力。


结合这么多数据之后,前面的指标是在城市的维度上进行统计和分析,能够把不同城市的指标进行评估。我们对这些夜间经济落到具体的空间区位上,可以对城市夜间经济的集聚区进行分析,只要给我们一块区域,或者我们通过一些数据的测量方法,去划定哪些区域是一个夜间的集聚区,在这套指标里我们建立了夜间的设施、夜间的文创和夜间的客流相关的数据。


对于一些它所反映出来的特征进行分析,比如这里展开的案例,一个是上海的番禺和幸福里,是上海电影节的活动位置,然后上汽文化广场是一个典型场馆,我们对它的数据的面向展开分析之后,发现它们是不同类型的夜间活力场所。比如番禺这块区域是一个城市更新激活之后的老街区的概念,而夜间文创地标的上海文化广场更多是在文化的演出场所和景点数量上更占优势。对于不同类型的夜间经济的集聚区进行了分级和分析研究之后,也能够对于一个城市里面夜间经济的空间规划带来更好的评价的基底。


所以我们会说数据已经告诉我们城市里面的夜生活具体途径是什么样的,然后其实从政府管理的角度或者引导的角度,夜间经济它其实是一个非常以市场为主体去发散的。包括我们和同行交流,发现他们并不是很在意真正的政府政策能够支撑到什么程度,他们希望一个更加开放、更加自主的场景,让他们能够在一个良性的环境中循环。所以在城市的夜间经济规划当中,政策的引导和政策的支撑其实更重要。


所以我们去做一个城市的夜间经济规划的起步阶段,会首先看国际上最先进的城市他们做了哪些城市。比如伦敦对于夜间经济的规划和引导其实是全球案例中比较典型的综合性案例。它提出一些比较好的政策,包括它其实是在保护酒吧,不是说我要做多少家酒吧,我希望城市里有多少酒吧,而是我对于酒吧业态提供一些他们更合理的支撑。比如放宽对酒吧的时长限制就是一个很有利的措施。


还有是通过政府引导,去提高夜间文化场所的比例,包括对夜间公共交通的支撑。我们在国内一些城市尝试过,新一线城市在2018我们给成都提供一套内参,城市的酒吧、夜间娱乐的文化非常突出,因为关于夜生活的指标不仅包括业态,也包括公共支撑,我们发现成都的夜间经济指标对业态的感知偏低,缺的很明显的一环是公共交通的支撑。在我们提出这套建议之前,它夜间的公交基本能覆盖的范围不超过二环,二环以外的公交很少,但其实因为城市已经扩容了,在外面有大量的夜间经济的区域性的聚集区。


甚至我们拿到共享汽车的数据,晚上2点钟的时候,这个城市出现了极端的夜间共享用车的高峰,我们和那个供应商探讨,他们到城市落地的运营团队,其实这个点有很多做代驾的师傅下班之后要开他们的共享汽车回家,是相对比较经济划算的方法,主要是它的夜间公共交通的支撑很难帮助他们到达他们自己所在的位置。包括在一线城市也是,夜间的公共交通为很多在深夜提供服务的人群,提供性价比比较高的回家方式,这也能支撑夜间经济的繁荣。


所以在当时对成都的研究当中,我们提供建议,通过大数据引导到哪些区域,现在的夜间经济业态非常好,但是公共交通非常缺乏。我们一个研究报告提出哪些地方需要提高它的公共交通的支撑,成都的决策也很快,两个月之内,他们开辟了多套夜间公共交通增能的方案。我们认为夜间的公共交通是一个在政策上需要提高的点。


包括夜间经济的管理,很多国外的城市做了夜间市长、夜间区长、夜间CEO,这个管理到底是怎么样的治理制度,它是从上到下的政策循环,还是它能够通过抓设的夜间的职位能够把夜间经济的从业者他们的声音收集上来,并且提供一个良性的循环反馈的机制,这都是一些政策落地的细节。包括纽约对夜间文化的繁荣也提了很多的政策。


还有我们在城市里针对专门的夜间经济活力区,设定了小片区域的活力政策,比如有新加坡的周边区域,巴黎塞纳河周边的区域,有很多政策可以给我们提供参考和借鉴。


我们基于这些研究,包括大数据,也设定了城市夜间经济规划的路径。


首先我们要对城市里目前的现状做出总结,我们更好地去了解一个整体的状况,再结合我们对一些特定集聚区的调研和实地走访,可以把这个城市夜间经济的业态和丰富,人流动向等进行一个全面的摸底,在这个基础上,设定一个明确的规划定位。因为每个城市的夜间经济要在城市经济起到作用,和这座城市本身的商业基底是个性化的,都千差万别,我们希望这里面能够针对性提出我们到底做夜间经济规划的目的是什么。


结合我们刚才看到的经验案例,有针对性地梳理一些借鉴的点,再结合到一起,我们去设定一个夜间经济的规划体系。这里面一些特色项目是怎么样把它放在一个体系框架下去架构,还有重点特色相等怎么去培育,怎么设定它在体系里面的位置,这是规划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对夜间经济的治理体系进行梳理和构建,这里面包括城市综合配套怎么做,政策机制怎么做,市场的协同应该怎么去做引导。在这个层面上,我们接下来要在上海基本上架构制定完的夜间经济的规划,其实从这个方向去展开。


我们也希望通过对城市大数据的应用和理解,对城市整个夜间经济这么多年深入的分析和理解,能够为中国很多城市提供很好的关于夜间经济的规划,或者能够为我们现在已经比较繁荣的夜间经济提供一个更好的支撑。


这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

上一篇:圆桌论坛:24小时便民 我们还能做什么 下一篇:在网红城市打造中,文娱做对了什么